• 关于巴彦淖尔市的一些美丽传说
  • 资讯类型:热点关注  /  发布时间:2021-04-05  /  浏览:1157 次  /  

图片

潮格山



吉祥的潮格温都尔



很早很早以前,乌拉特部落发生分裂,相互横眉冷对,刀枪相见,百姓灾难深重。在这水深火热之时,一位英雄以其过人的智慧、非凡的勇气,斗凶顽,惩恶霸,统一了部落。为了给这位英雄寻找一个安居之所,草原人民走呀走,走到潮格温都尔,眼前为之一亮。这里草原辽阔、百草丰茂,英雄立足此地,必将给草原带来吉祥。
 
潮格温都尔山西北有成吉思汗的两匹黄骠骏马安息的扎嘎拉山;西边是百花盛开、水草丰茂的草场;再往西延伸叫毕其格图搭拉(文人学者的甸子),其西北侧有脑音乌拉山矗立在乌力吉平原上。人们说脑音乌拉山后来成了那位英雄的栖息之所。
 
潮格温都尔山西南那仁乌拉山北侧的阿拉腾浩日格山有一座山峰,叫宝日汗哈达(佛峰)。传说这里有一位惹是生非的神,违反了规矩被惩罚。那位英雄准备定居潮格温都尔的时候,从阿拉腾浩日格山里跑出一只团羊,被惹是生非的神看见了。这位神射出一支箭,结果射中阿拉腾浩日格山的顶部,使这座方方正正的大山从中间裂开,成为两半。那位英雄便迁移远去,再没有回潮格温都尔,死后葬在了脑音乌拉山,可他把吉祥永远留在了潮格温都尔。

 



查干陶乐盖


阴山北麓的乌拉特草原有一个高高的山包耸立在宝音图河与乌兰胡术之畔,明明是黑黑的山包,可人们偏偏叫它查干陶乐盖(白色山包)。
 
传说,很久以前,乌拉特草原草木茂盛,查干陶乐盖周围更是芳草连天,牛羊点缀其间,美不胜收。不知什么时候,一条巨蟒突然占据了查干陶乐盖。它凶狠贪婪、阴险狡猾,悄悄蛰伏在草丛中,吞食过往的牛羊。动物们都知道查干陶乐盖周围草最鲜、花最美、水最甜,可是有这样一个祸害在那里,谁还敢靠近。
 
一只小山羊仗着年轻力壮,决心与巨蟒比个高低,进而除掉这个祸害。其他动物知道小山羊的意图后,虽然不放心小山羊去冒险,但出于对巨蟒的憎恨和对美好事物的渴望,再加上小山羊的决心,最后还是同意让它去了。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大家为它送行。羊妈妈流着眼泪,舔着跪在面前的小山羊的脸,说:“我的孩子,你可要小心啊!你要先观察,觉得情况不对就赶紧回来,妈妈等你啊!”牛羊群中年纪最大、威望最高的是一头黄色的公牛,它经历多、见识广,对巨蟒强占大家的美好家园十分愤恨,只可惜自己年老体衰,不能为大家尽力,只能对小山羊左叮咛右嘱咐。
 
小山羊出发了,大家用深沉的“哞哞”和高亢的“咩咩”,祝福小山羊好运。
 
小山羊来到查干陶乐盖,高声叫巨蟒出来决战。由于动物们都不敢来查干陶乐盖附近觅食,巨蟒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饱饭了,看到小山羊来送命,高兴极了。它张开大嘴,吐出长长的舌头,恨不能把小山羊吸进肚里。小山羊灵活地避开巨蟒的大嘴,尽力接近巨蟒,用锋利的羊角去刺大蟒。战斗从早上持续到晚上,轰轰烈烈。终于,小山羊筋疲力尽,抵挡不住巨蟒巨大的“吸力”,成了巨蟒的美餐。
 
噩耗传来,羊妈妈哭得死去活来,大家也都悲痛不已。一匹小红马乘大家不注意,径直冲到查干陶乐盖,决心利用巨蟒疲惫之机,踢死这个害人的东西。巨蟒可不是等闲之辈,它慢慢与小红马周旋,乘小红马出现疏漏,突然跳到小红马身上,用巨大的身体缠住小红马的脖子。就这样,小红马虽然尽了最大的力量,还是悲壮地牺牲了。
 
动物们连遭失败,忍住悲痛,挤在老黄牛身边,求它想个好办法,除掉巨蟒。老黄牛哀叹着说:“现在只有骆驼能帮忙了,就怕骆驼不肯啊!”大家都知道骆驼身体庞大,巨蟒吸不动它,可骆驼向来很少与大伙交往,谁知道它肯不肯帮忙。早有腿快的找来了骆驼,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好言劝说,恶语激将。终于,骆驼答应去试试。
 
骆驼与巨蟒奋战了三天三夜,谁也征服不了谁。休息一天后,骆驼与巨蟒又开始激战。战斗异常激烈,双方身体每一次撞击都迸出火花。突然,天空阴云四笼、电闪雷鸣,雷电与战斗的火花结合在一起,燃起了冲天大火。骆驼腿长跑掉了,巨蟒被烧死了,查干陶乐盖也被烧成了黑色。

 



乌加和乌拉的传说



相传,很早很早以前,黄河以南的中州腹地有一个叫“邶”的小国家。邶国的国王叫“宣”,国人称他为宣王。那宣王是个荒淫无度的家伙,见他的儿子“伋”娶了个美貌的妻子,就想强行占有她。伋慑于父权君威不敢不从,但内心却十分恼怒。宣王看出伋的不满,料定迟早会出事,就打发伋出使齐国,随后派出几个杀手在通往齐国的一个山口埋伏,准备截杀伋。这件事被伋的弟弟“寿”知道了。寿怨恨父王的无道,就把他杀伋的阴谋悄悄告知了哥哥。不料伋却不愿逃走,他悲愤地说:“既然父王要杀我,就让他担个杀子夺媳的恶名好了,也让天下的人认清他的嘴脸。”寿有感于哥哥的英勇无畏,就抢先到了那个山口,作了伋的替身。伋赶到后,见弟弟被杀,就对杀手说:“我父要杀的是我,请你们动手吧。”那些杀手又手起刀落,砍了伋的头颅。
 
哥弟俩被杀不久,有国人看见他俩乘着一条木船顺着黄河往上游去了。原来,这哥弟俩为真龙所化,是杀不死的。他们自制了一条木船,逆流而上,一直来到河套平原才上了岸。为了摆脱父王的追杀,伋改名为“乌加”,寿改名为“乌拉”,在河套定居下来。
 
这一天,哥弟俩站在高处极目远眺,所见皆是莽莽苍苍的原野,原野南端紧靠黄河,可自流灌溉,因此百草丰茂、树木成林。平原的北端却因地势高,水流不上去,草枯树秃。一问才知,原来这块儿平原由东南西北四方神仙掌管,那北方的土地神——“北”是个自私的家伙,他为了自己上山方便,用绳子将平原的西北角兜着拴在狼山的顶上吊着,每日到山上游玩,不管当地百姓的死活。
 
哥弟俩知道这个情况后十分气愤,就要找那个叫“北”的神理论,劝他放下吊绳,引水灌田。哥哥对弟弟说:“那神住在山上,找到他不易,等它下了山,我们就与它说个清楚。”弟弟乌拉是个急性子,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我这就出发,到山下再想办法。”乌拉说到做到,他从河拐子取道北上,一路披荆斩棘,奋力打开一条通道,终于到了狼山脚下。然后,他化作飞龙,在山上游走寻觅。不料,那“北”醉心于山中美景,一路游玩东去。
 
乌拉寻找未果,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哥哥乌加。乌加说:“不行,非得找到‘北’才能解救受干旱煎熬的百姓。这一次我亲自去找。”乌加沿着弟弟打开的通道,又顺着阴山南麓一路追去。他想,那“北”走得再远,也不可能出了这块土地,便一直追到平原的尽头。遗憾的是,他仍然没见到“北”的影子。那“北”游山游得走火入魔,听说到了燕山一带,在那里建了金銮殿,住下不回来了。
 
已走到平原尽头的乌加好生失望,但当他回头看时,不禁喜上心头。原来,他和弟弟打开的通道成为一条与黄河平行的河道,黄河水已灌满这条新河。哥弟俩一商量,干脆再向南开一条通道,将南北河打通,让河水循环于平原四周,造福百姓。哥弟俩约定一个从南一个从北,相向而行,在中间会合。乌加一路向南,走了四十多里时,被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他想搬开这座山径直走,与弟弟会合,但由于连日劳累,身子乏力,一下子搬不动那山。弟弟乌拉知道哥哥被山阻挡,匆匆赶来,使出平生力气,与哥哥合力把山抱起,向东南推移了五十里。哥弟俩终于打通了河道。哥弟俩见平原南北都有了水,担心那黑心的“北”返回来捣乱,便相约各自守护一段河道,日夜巡视在河岸上。
 
乌拉和乌加为平原造了福,当地人民为纪念他们,就把乌拉开的那一段河起名叫“乌拉壕”,把乌加开的那一段河叫“乌加河”。 此后,在阴山脚下奔流东去的乌加河成为黄河流经河套的主河道,每到夏秋季节,河水充沛,那形态就如一条巨大的飞龙,脊背顶着阴山山脉奔腾东去。乌加河的末梢连着塞外明珠——乌梁素海。居住在河两岸的蒙汉人民靠着这条曾经养育过他们祖先、如今依然泽被苍生的河,种植五谷、牧放牛羊,生生不息。


来源:巴彦淖尔日报

文字:秦·哈斯 巴根那 曹胜利 张志国

图片:巴彦淖尔日报社签约摄影师 包长青

编辑:乔鸿 校对:马彦臻


巴彦淖尔房产网

帮助说明 |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收费标准 | 联系我们 | 留言咨询
巴彦淖尔房产网
微信服务号:13088474749 手机服务热线:13088474749 18647838866
网站客服QQ:11169419 13088474749
蒙ICP备18000360号
回顶部